某职业技术学院大学捐助(Bjxgyzyxy001)(捐助明细)

图/文:张仁杰2021-09-02来源:http://www.saw8news.com


2007年9月23日,星期日,小贵的姐姐正在焦急地等待外出干农活的爸爸回家,她要赶快准备好下一个星期的伙食然后返校了。小贵出生于2002年,就读村里的学前班,他的姐姐出生于1995年,就读于镇里的中心小学五年级。由于学校离家较远,上学期间小贵的姐姐只能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吃住在学校,星期五下午回家,星期日下午返校。姐姐每个星期都要带上自家的大米到校,由学校的食堂负责煮熟,家庭条件好的学生可以不用自己带,直接带钱买学校的饭菜即可。小贵家庭困难,爸妈拿不出钱,只能让姐姐自己带米,也买不起热菜,就自己带猪油炒糟辣椒拌饭吃。姐姐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医生,希望治好爸爸的耳疾和妈妈的病。


小贵的妈妈出生于1968年10月,25岁的时候嫁给了年长她十多岁的小贵爸爸,并生下一儿一女。据小贵妈妈的回忆,当年和她相亲并点头同意结婚的男人不是现在的老公。她清楚地记得,1993年1月份的时候,在当地媒婆的介绍下,她是和当地一个长得还不错的男人相亲的,虽然男方家里穷,但她对男方的模样很满意,双方都同意了这门亲事。一个月后,就开始订婚,随后便举办了婚礼。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拜完天地入洞房后,眼前的男人不是和她相亲的男人,而变成了现在的老公!

小贵的爸爸耳朵残疾,听不清别人说话,在外给人的印象非常憨厚老实,但是回到家中,脾气却很坏,尤其是喝醉酒之后经常打妈妈。按照爸爸的说法,妈妈瘦小得像个猴子似的,身上一点肉都没有,跟山上的枯树枝一样,眼睛不好,干活又慢,说话别人都听不懂。要不是自己耳朵不好,妈妈白送给他都不要。

每次挨完打的妈妈都会后悔,她认为自己之所以挨打,主要是因为脑子不好使,说话惹老公生气。因此她尽量控制自己的说话方式,可是半年后就忘了,所以自己一年要挨老公两次打。

小贵的妈妈很不喜欢村里的亲戚们,尤其是老公的二哥,当初和她相亲的对象就是老公的二哥。可是,老公的二哥认为不是自己的错,要怪就怪家里太穷了,弟弟又是听力残疾,找个老婆太难了,他迫不得已。

2008年,63岁的二哥病死了,送葬全程,小贵的妈妈没有掉一滴眼泪。

每每想起嫁给老公时的情景,她都会后悔,但是她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。

2009年8月20日,小贵的姐姐准备到镇上的初中报到了,看到自己盖的被子太旧、太黑、太硬,姐姐很不高兴,对着妈妈大发脾气,还说不给买新被子就不去上学了。小贵的妈妈没有说话,只是站在一旁抹眼泪。

小贵的爸爸是孤儿,父母死的时候他还不记事,不知道父母长什么样子,是二哥把他养大的。不识字的二哥能说会道,为了让自己和家中的弟弟妹妹们吃饱饭,外出跑江湖的二哥做了不该做的事,1983年,二哥被抓了,判了四年。二哥判刑后不久,二嫂带着二哥的三个孩子到小贵爸爸面前,要他懂得知恩感恩,二哥把他养大,就应该感恩二哥,不能忘记二哥的养育之恩,应该到外地打工挣钱给二嫂养家,二嫂还双手指着天说,做人不能忘本,否则天打雷劈。

为了养活二嫂和二哥的三个孩子,小贵的爸爸只能到隔壁省的一个私人采石场打工,老板很喜欢他这样能干、不怕死的年轻人。由于常年累月在采石场打工,巨大的碎石机工作声让他的双耳逐渐受损渐渐听不清人说话了,长时间的在粉尘环境里工作也让他的呼吸越来越不顺畅。老板看到他的身体不行了,就让他赶紧回家找老婆。

1989年,小贵的爸爸回到了老家,正逢村里分土地,他分到了土地,也登记上了户口。

1992年秋,二哥回到老家。他的二哥在六年前已经出狱,出狱后的二哥做梦都想发财,但四处游走寻找发财机会的他除了让自己吃饱饭外,没有挣到一分钱。他的几个孩子也都长大成人,各奔东西打工去了,看到穷困潦倒且单身的弟弟,二哥答应无论如何也要给他找个老婆,高矮胖瘦无所谓,只要能生孩子就行,他欠弟弟的太多了,二哥想尽一切办法去弥补。

用户评论

换一张(不区分大小写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