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媳妇不要我瘫痪的儿子,当妈的要!

图/文:张仁杰2020-12-30来源:http://www.saw8news.com

1946年出生的她,村里人大都喊她“宇妈”。她平时的生活很规律,早起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厨房里生火烧水做饭。宇妈所在的村庄位于大山深处,她家房子的背后是万丈绝壁,前面是深沟峡谷。按照宇妈的话说,山太大了,可耕种的土地太少了,出门就要爬坡,干啥都要肩挑背扛,守着高山却无柴可烧。她还说,这里夏天太短,冬天太长,雾又多,天又寒,人受罪。宇妈偶尔和邻居们聊天的时候,很容易提及她的妈妈。她说,女人中她最佩服妈妈,从她记事起,爸爸就是个“吼子病”(哮喘),常年无法下地干活,她们姊妹五个全能靠妈妈一个人养活,在她7岁的时候爸爸死了。她清楚地记得,1959年的时候,刚13岁的她吃不饱饭时的悲苦。那时候,还会看到好好的一个人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倒下去,断气了,太造孽了。最困难的时期也有光棍汉想娶妈妈,但妈妈回绝了,最后妈妈因病无钱医治过世了。妈妈留下的遗嘱很简单,告诉她,做人要讲良心,做女人一定要守妇道,不管日子多苦都不能撇下自己的孩子不管,要么一起生,要么一起死。

烧好温水,宇妈来到小儿子居住的房间给因伤残疾常年趴在床上的儿子洗脸。小儿子名叫全宇,出生于1974年,是村里为数不多读过书的人。宇妈一共生育了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子,大女儿嫁在本地,小女儿外嫁到江苏,大儿子因为家穷娶不回来老婆,给别人家做了上门女婿,家里只剩下这个小儿子。

擦洗完手脸后,宇妈很熟练地拿起消毒药水,准备给趴在床上的小儿子全宇清理后背的褥疮溃烂处。1992年,就读高中二年级的小儿子全宇因为交不起学费和生活费后回家务农。当时的他不甘贫穷,卖了家中仅有的五只老母鸡,到城里买了几本养殖方面的书,自学搞起了养殖。他先后养过猪,养过鸡,但都失败了,没有挣到钱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。1996年,经过媒人介绍,全宇和本村的一个姑娘结婚了,姑娘很看好他,觉得农村识字的人不多,虽然他养殖失败了,但是姑娘深信只要有文化,跟着他肯定可以过上好日子。1998年7月,全宇的儿子出生了。但由于家庭的极度贫困,在儿子还不到一岁的时候,孩子的妈妈就离家出走了,她说她要找一个可以让她吃饱饭、不欠外债的男人。

用户评论

换一张(不区分大小写)